博客首页  |  [笑到天亮]首页 

笑到天亮
博客分类  >  家庭生活
笑到天亮  >  数风流人物还看红朝
毛泽东情妇陈惠敏自白:高层都搞女人 周邓也是(图)

75247
毛泽东情妇陈惠敏自白:高层都玩女人 周邓也是(图)
2018-12-20 10:30

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女人。前排右三陈露文,右二张玉凤。
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女人。前排右三陈露文,右二张玉凤。(网络图片)
 
邓小平任中共东南军区政委的时候,其部下揭露:中共的最高领导层淫乱玩弄女性远胜于普通干部士兵。
海外中文媒体刊登署名章杰的文章,回顾中共军队的一段往事。1949年,邓小平任中共西南军区政委时,处理部下“抛弃糟糠之妻”,另娶女大学生的“堕落腐化”作风。
但有一个叫张柯岗的部下不服气,一见面就听他牢骚满腹,说毛泽东不要贺子珍找了江青,连组织手续都没有;邓小平找的卓琳,是云南宣威火腿厂老板的女儿,成分那么高,自己就批准自己,我们为什么就该当刀头肉?
后来张柯岗遭到邓小平严厉处置:脱下他的军装,打发到重庆市文联爬格子。
张柯岗揭露,中共的最高领导层淫乱玩弄女性远胜于普通干部士兵。毛究竟有多少女人,恐怕连他自己都很难说清楚,与他有夫妻关系的女人有4个:罗一秀,杨开慧,贺子珍和江青;另外与他超过“同志关系”的女人,比较有名的有16个;其他毛利用工作之便,与他有染的女人那就无从考证。
文章说,仅从毛泽东对女性的态度来看,就足以显示中共的淫乱与无情。
毛泽东情妇自白:高层都玩女人
香港《开放杂志》2011年10月号,曾刊发《开放杂志》总编辑金钟撰写的《毛泽东情人自白录》。文中的毛泽东情人就是毛身边仅次于张玉凤、孟锦云的女人陈惠敏(陈露文)。金钟先生一九九七年在香港与其相识,协助她出版回忆录,并记录多次深入谈话的内容,撰成此文。
文中陈露文披露,那是一九六二年开始的一项“政治任务”:中央首长要借跳舞有益健康。那时是困难时期,她十四岁,已发育得有一米六八的个头。去中南海跳舞,对她们这班女孩有一个实际的好处,就是可以吃一顿丰富的晚餐,富强面和美味的炒菜,外面是吃不到的。她们的舞场,由空政、公安文工团负责,专为毛泽东、刘少奇、朱德三首长服务。舞场百余人,乐队伴奏,女孩子一排坐在一侧等候邀请上场。
陈说是有休息室,有女演员陪毛,端茶入室,一个多小时不出来,有没有人上床?她不知道。舞会每周两次,每次要跳到三、四点钟,白天还要上班排节目,宣传演出,“非常累”。周恩来的舞场要低一级,由海政文工团伴舞。
当问到周恩来有没有婚外情时,陈露文毫不犹豫地说:周有情人,是一位将军的妻子,比她大十岁,是海政的舞蹈演员。周常打电话找她,在她们那圈子里人皆知道。她说“艾蓓完全是周恩来的女儿!”艾的养父是个副部长,生母在北京,当然不会公开。(艾蓓是《叫父亲太沉重》的作者,在书中自称是周恩来的私生女。)
陈露文解释说,高层除陈云身体衰弱,林彪“抽白面(鸦片)”外,个个都玩女人,老帅朱、叶、老邓都不例外。他们当这是最高的特权享受。有的高干还“扒灰”,搞儿媳妇,告到毛那里。下级为了巴结上级,也以介绍女孩子为最好的手段。有人专机从杭州送一女给毛,毛看不上眼,当即飞返杭。毛曾要她介绍姐姐来京(陈露文一家十姊妹,她排行老七),被她拒绝。张玉凤就没有拒绝介绍其妹到中南海服侍毛。
陈露文口中的邓小平根本不值得尊敬。她说邓在军内排斥三野,重用亲信,刘伯承的功名就被邓抢了去。她说,重用太子党,其实是邓的主意,邓说还是自己的子弟好,邹家华、李鹏、江泽民才上得去。邓恨死了毛⋯⋯
揭开和孟锦云当“现行反革命”之谜
陈露文说,第一次见毛时,只有十四岁,那是一九六二年。她在空政文工团舞蹈队“上班”,直到一九六七年文革初期。她们那时每周两次去中南海陪毛跳舞。
“那时文化大革命造反有理”,陈露文说:“我们也不懂政治,跟着发牢骚,我和孟锦云一起议论毛主席,说毛像皇帝,三宫六苑,我们算什么?是妃子要册封,是妓女要收钱,是舞女要好玩,我们什么都没有──这话被文工团的头头刘素媛听到,刘连夜去向毛报告,毛听后只说了两个字:造谣!就把孟锦云和我抓起来,打成现行反革命,遭到毒打,我被送去东北。说我们反对毛主席。”
文中说,孟在毛死后较低调,只有一本郭金荣着《毛泽东的黄金岁月》(一九九○年出版,二○○九年又重炒一本《走进毛泽东的黄昏岁月》),是孟的口述之作,虽是党性作品,却也透露了一些细节。最引人生疑的是,孟这样一个陪毛跳舞的女孩,怎么突然成为反毛的“现行反革命”?郭的书中称,孟案是当年的“一号问题”,谁也不准打听,不准传说,是涉及毛的绝密。而七五年夏天,毛又突然将孟收回身边工作,此时已婚的孟,想要一个孩子,毛竟不予批准。孟戴着反革命帽子,在毛身边,甚至可代毛圈阅机密文件……这在那全国斗得你死我活的时代,是何等荒谬的事!
因此,海外许多评论都认定孟和毛的关系不仅陪舞还有陪睡。现在,陈露文的披露可视为一个旁证。
陈露文和孟锦云同年,事后遭遇更惨。林彪事件后,她得以从东北送回北京,挨打的伤痛,遗留至今。后来再进中南海,直到毛死前。前后经历十四年。
陈露文说,她的本名是“陈惠敏”,为了隐蔽其身份,才改名陈露文。
 


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
评论

 
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